早已“黑化”的赚钱类App,想要逆转剧情,可能吗?

文|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听音乐到账42元”,“下载xx,走路也能赚钱,睡觉也能赚钱”……面对这样的宣传,你心动了吗?

最近几年来,层出不穷的赚钱类App,凭借着听起来毫不费力的吸金方式,诱导大批用户前去下载,其中一些下载量惊人地达到了千万量级(www.85073.cn)。

“趣步”曾宣称,每天只要开着软件走4000步,一个月就能赚200元,且上不封顶。凭借着这个诱人噱头,“趣步”在一众App中异军突起,仅一年时间就吸引了上千万用户。如果说“趣头条”开启了“看xx就能赚钱”的模式,那么“趣步”则是让赚钱类App更广泛地走进了大众视野。

然而,据媒体报道,尽管“趣步”被工商部门多次调查,去年5月遭多个应用平台下架,微信公众号也已被封,但《法人》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在“趣步”官网上仍可以下载安卓版App。截至今年8月14日,仍有一些网友在为“趣步”宣传。就在8月10日,甚至还有网友庆祝其郑州服务中心开业大吉。

此外,除了“趣步”以外,仍有不少赚钱类App遭多次投诉后依然存在。

自2018年起,媒体相继披露的一批虚假宣传的赚钱软件,包括趣头条、蚂蚁头条、刷宝短视频、种子视频等,其中部分被各地网信办、市场监督管理局等部门约谈、查处后已经下架。但一些软件如淘头条、闪电盒子、小鸟看看等,虽在官方平台已下架,却仍然活跃在一些应用市场上。

对此,《法人》杂志记者邵萌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贫道以为:

赚钱类App从根子上来说,并非一无是处。

但目前绝大多数赚钱类App,确实由于急功近利而变得一无是处。

网赚类App依然在不停拉新,其拉新的目的有二。

其一是通过拉新,不断扩大用户群的覆盖度,由此沉淀出重度用户,同时,由于老用户以自身口碑和实际体验背书,可以更快的获得现实社交关系里的人脉资源的参与。

其二是通过拉新赚钱,来形成一个任务环节,增强用户的持续黏性。

所谓“走路能赚钱”“看新闻能赚钱”,其兑现承诺的方式和盈利的核心点,依然是广告。

即传统内容平台的广告收益模式,通过大量广告点击和阅读的方式来获益,其表面上看似无效传播较多,但随着对用户兴趣的不断分析和沉淀,以算法的方式进行推荐,最终依然可以将深度用户导向较为精准的广告投放之上。

但要达成这一效果的前提是,一定要快速通过各种赚钱任务,逐步沉淀出用户的画像。

而其谋求的也是用户在使用过程中为打发时间而最终会选择自身偏好的内容进行“网赚”这样一个潜意识驱动。

去年5月份的《下沉市场报告》指出:“在看新闻的时候顺便赚零花钱,对于下沉用户吸引力大,用户增量较大的新闻资讯APP普遍加入了现金奖励措施,趣头条、微鲤看看通过现金奖励和裂变方式,成为下沉市场新闻资讯增长典型。”

表面上看,网赚类应用是近年来出现的新鲜产物,是渠道下沉的一种套路,其实不然。

网赚类软件,其实在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代就有。

过去在PC端时代,大多以浏览器插件或一些新闻资讯类聚合软件的形式出现,和现在的结构差不多,只是更加粗放,很难真正形成有效地用户画像和资讯推荐算法。

当然,不管何时,这类软件或应用,切中的都是用户“占便宜”的心态,谋取的是下沉市场中大量本身对互联网黏度不高,缺少足够兴趣的人群(如对游戏、影视缺少兴趣而有大量剩余上网时间),从而将这部分人群转换为自身的用户。

某种意义上是在既有上网人群中,找到了活跃度不高的那部分人群,而形成了一定意义上的增量市场和用户集纳。

由于这部分人群是过去网络营销较少触及到的半真空地带,因此其网赚应用一旦使用合理,并挖掘有效,则可在电商、游戏乃至更多领域,挖掘出这部分人群的潜力。

主营产品:筛分设备,重选设备,磨矿设备,破碎设备,分级设备